中国知识产权律师网
HOTLINE:

13911412299

专利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范围 > 专利律师

【专利权】---专利维权疑难问题解答

时间:2018-10-30 16:30:31

问:我公司专利被他人侵权,侵权公司的产品有三款,但我公司只对其中一款产品侵权有证据,能一起起诉三款产品吗?

答:如果侵权公司生产的三款产品属同一系列,或者虽属不同系列,但在产品说明书上注明产品功能等相同的情况下,也可以认定另外三款产品侵权。
问:明知道我公司离职员工用同样的方法,生产与我公司相同的产品,但因为产品只卖个固定的客户,客户又不配合我公司,我公司起诉会赢吗?

答:在进入案件审理阶段后,虽然你公司只证明了部分事实,但在此基础上,法官可以合理分配举证责任,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后果。所以你公司尽管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对方侵权,你公司也可能会胜诉的。

问:权利要求书不明确的,该如何解释?法院是否认可对权利人做有利解释?

答:专利法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解释权利要求。如果权利要求书不明确,在确定专利保护范围时应依据上述法律规定确定,法律没有对权利人作有利解释的规定。在一名称为简易牙膏挤出器的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件中,双方对权利要求书中的权利要求包括一梯形端面的框架体……的理解发生争议,权利人认为 限定梯形断面的,被告认为是限定框架体的,而不同解释对应的权利保护范围不同。最高人民法院综合专利无效程序中双方意见及从权特征和附图,认定是限定框架体的,没有支持权利人的侵权请求。

问:专利权的权利要求是不是越明确越好?

答:权利要求首先应保证专利保护范围尽可能宽,其次才是要明确。上述两个问题并不矛盾。在一份权利要求书中,主权特征限定的权利范围最宽,从权特征是进一步限定主权特征的。从权特征限定越多,权利保护范围越窄。但无论是主权特征,还是从权利特征,均应得到说明书的支持,表述明确。在一名称为玻镁、竹、木、植物纤维复合板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件中,由于专利权人在权利要求书中没有明确竹、木、植物三者之间是还是的关系,成为案件争议焦点。最高人民法院依据专利说明书和实施例的记载,认定三者之间是的选择关系,没有采信侵权人的抗辩意见。

问:方法发明专利中,实施例越多,被授权的可能性越大,是嘛?

答:技术方案是否被授予专利权,取决于授予专利权的实质要件,即要满足专利的新颖性、创造性、实用性要求,同时还应满足其他条件,例如权利要求要得到说明书的支持等,是否授予专利权与实验次数无关。在一名称为“立体选择性糖基化方法”的发明专利无效的案件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保护的一种β异头物富集的核苷的制备方法,说明书给出58个实施例和3个表格例(包括46组数据),58个实施例均能得到β异头物与α异头物之比大于11的核苷,表格例中有8组数据不能得出大于1:1的核苷。某公司请求宣告该专利权无效。本案专利评审委员会宣告专利无效。一审法院判决撤销无效宣告。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维持专利无效的决定。权利人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宣告专利权无效并无不当。本案宣告专利权无效,不是依据实施例的多少,即使全部实施例都符合权利方案要求,也不一定就专利有效,关键看权利要求是否得到了说明书的支持。  

:利用药品方法发明的专利技术进一步生产的下游产品,构成侵权吗?

答:根据专利法规定,方法发明权的保护范围只能延及依据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即使用专利方法获得的原始产品,而不能延及对原始产品作进一步处理后获取的后续产品。在一名称为“氨氯地平对映体的拆分”药品方法发明专利侵权案件中,专利技术公开了制造左旋氨氯地平的方法,由左旋氨氯地平可进一步制得马来酸左旋氨氯地平片、苯磺酸左旋氨氯地平等下游产品。某公司生产并销售马来酸左旋氨氯地平片。专利权人提起侵权诉讼,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专利能够延及至被告生产的片剂,认定侵权成立。二审法院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为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侵权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根据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记载,虽然其主题名称为“生产氨氯地平的方法”,但依据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是“…盐”。而该“…盐”是生产被控侵权产品的中间产品,而非被控侵权产品本身,根据专利法有关方法发明专利保护只延及直接获得的原始产品本身规定,认定侵权不成立,判决撤销一审、二审判决。本案中,专利权人的专利技术如不申请专利,采用商业秘密保护会更有效。

问:实用新型专利中结合公知技术对已有专利技术改进是否构成侵权?

答:如果改进技术与专利技术的技术特征相同,则构成侵权。判断技术特征是否相同要考虑两者是否以基本相同的技术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是否本领域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在一名称为“玻璃钢夹沙顶管”的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中,一审法院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技术只是管头、管尾管径由一致改变为不一致,二者技术特征等同,构成侵权。二审法院认为,二者管外径不同,而且正是基于该不同,导致两者实现的功能、达到的技术效果不同,而且该技术特征并非本领域技术人员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就能联想到,故两者技术特征不等同,不构成侵权。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审查认为,虽然根据现有《顶管施工技术》公开的技术特征, 本领域技术人员无需创造性劳动在其启示下能够联想到插口管外经呈不规则台阶状等特征,但是被控侵权产品正是由于这种改进,取得了与专利技术实质不同的效果和功能,所以驳回再审申请。 本案是公知技术与专利技术的结合,如果结合后实现的功能和效果与现有专利技术具有实质性差异,则不构成侵权。

问:药品发明专利中,可相互替换的两种主要成分,只申请了其中一种成分的专利,另一公司用另一替代成分生产同类药品,构成侵权吗?

答:此种情况应考虑两种成分是否有上位概念可概括,如果有上位概念就可以申请一种专利,如果没有上位概念可概括,则应该申请两项专利。在一名称为“一种防治钙质缺损的药物及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侵权案中,申请人在专利技术说明书中公开了“葡萄糖酸钙”和“活性钙”配制药物的两个实施例,在权利要求中使用了上位概念“可溶性钙剂”,审委会认为权利要求在实质上得不到说明书的支持,应当对其修改。申请人将权利要求书中的“可溶性钙剂”修改为“活性钙”,并最终被授予专利权。另一公司生产、销售“葡萄糖酸钙锌口服溶液。专利人提起侵权诉讼。审理中经鉴定被控侵权产品含有葡萄糖酸钙,而涉案专利含有活性钙。一审法院认为,专利权人在专利审理中放弃葡萄糖酸钙不适用禁止反悔原则,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相同,构成侵权。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葡萄糖酸钙与活性钙是并列关系,而非包含关系,又因为在专利授权审查中权利人放弃了“葡萄糖酸钙”技术特征的技术方案,因此,不应当认为二者的技术特征等同,不构成侵权。本案中,如果专利人在修改文件中表明活性钙可以葡萄糖酸钙替代,就可以完整的维护自身权利了。

问:药品发明专利中,区别只是同一工艺的循环次数不同,构成侵权吗?

答:对同一工艺循环次数不同是否构成侵权的判断,可参照《专利审查指南》中关于涉及上位概念与下位概念,数值和数值范围的技术方案的新颖性评判标准来判断。在一名称为“藏药独一味软胶囊制剂及其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侵权案中,专利人在申请文件中记载“经过实验加水煎煮1次、煎煮2次、煎煮3次对比,加水煎煮2次更好”、“经过实验以细粉过200目筛更好”。专利权人的权利要求中的两个技术特征确定为“加水煎煮2次”和“过200 筛”。后另一公司生产“独一味软胶囊”。权利人提起诉讼,诉讼中被告称其发明技术特征为“加水煎煮3次、过80目筛”。一审判决认为,二者技术特征等同,构成侵权。二审判决维持原判。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涉案专利在授权和无效程序中强调,煎者2次与煎煮3次相比,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所以选择煎煮2次,同时强调过200目筛的细粉,制成的软胶囊内容物混悬体系最稳定,二者技术特征不等同,不构成侵权,判决书撤销一审、二审判决,驳回原告请求。本案中,专利权人对加水煎者2次和3次,过80M筛、200目筛均进过了实验对比,只是申请专利时权利要求确定的技术特征选择了煎煮2次和过200目筛,导致其被侵权主张不成立,如果申请专利时,同时将煎者3次和过80目筛纳入权利要求,则其保护范围更宽。

问:外观设计专种产品的整体风格与现有设计相近,只是个别地方作了改动,会无效吗?

答:如果个别改动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影响较大,则不构成相似设计,不构成侵权。在一名称为“汽车”的外观设计专利无效案件中,专利外观设计为汽车外观轮廓设计,与在先设计相比在前大灯雾灯,前护板等不同。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专利设计与在先设计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宣告专利无效。一审法院认为,本专利与先设计均为汽车外观设计,一般消费者在购买和使用过程中,对汽车的整体进行观察是实际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情况,故专利与在先设计的比较应采用整体观察方式,二者虽有一定的差别,但属于局部的细微差别,二者属于近似设计,专利无效。二审法院认为,属于近似设计,专利无效。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因此类汽车的外形轮廓都比较近似,故该共性设计特征对于此类汽车一般消费者的视觉效果的影响比较有限,相反,汽车的前面,侧面、后面等部位的设计特征变化,则会更多地引起此类汽车一般消费者的注意。本案二者的差别对一般消费者而言是显而易见的,足以使其将本专利图片的汽车外观设计与在先汽车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区别开来,二者不构成相近似设计,判决撤销一审、二审判决和无效宣告决定。本案中,前提是基于汽车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识能力来对比二者设计整体效果的差异,而不是普通大众。对汽车消费者而言,个别改动达到了区别设计整体视觉效果的结果,所以虽然只是个别改动,仍符合授予专利权的条件。

问:专利权利要求书内容对专利侵权判断很重要吗?

答: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的唯一依据就是权利要求书,判断被告产品或者方法是否构成侵权,就是判断被告的产品或者方法的技术特征是否落入专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在一名称为“一种钢砂生产方法”的发明专利侵权案中,专利权利要求中的一项技术特征为“分粗碎和细碎两级破碎”。被控侵权方法为一级细碎破碎。专利权人认为被控侵权方法的一级细碎与其粗碎和细碎构成实质相同。最高人民法院依据权利说明书对两级破碎的记载的理解,最终没有采纳专利权利人的意见,认定被控侵权方法不构成侵权。本案中如果专利权人在技术设计时在工序上将粗碎和细碎相对分离,在申请专利时就可以将一级破碎、两级破碎分列主权特征和从权特征,如此,则被控侵权成立。

问:有其他公司销售与我们公司相同的产品,我们公司需要什么证据起诉?

答:专利法规定专利侵权纠纷涉及新产品制造方法的发明专利的,制造同样产品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提供其产品制造方法不同于专利方法的证明。所以你公司只要证明你公司的产品是新产品,并且其他公司生产销售的产品与你公司产品相同就可以,产品制造方法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其他公司举证证明。

问:鉴定结论能推翻吗?

答:鉴定结论是一种证据,法院对鉴定结论不一定采信,也不是每个专利侵权的案件都必须需要有鉴定结论才能判决。在一名称为“平滑性金属屏蔽复合带的制作方法”发明专利侵权案件中,一审法院委托鉴定中心对专利产品是否为新产品及专利产品与涉诉侵权产品是否属相同产品、二者技术特征是否相同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新产品、二者为相同产品且技术特征落入专利范围,一审法院判决赔偿3000万元。二审法院判决赔偿3000万元。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鉴定意见存在影响公正客观的事由不予采信,法院根据专利说明书、权利要求书、附图、实施例等申请文件,最终认定不构成侵权。该案中就没有采信鉴定意见,而且也没有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重新鉴定,而是直接作出认定。

问:有一家公司的产品比我们公司的产品多了一项功能,是侵权吗?

答:我国法律规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术特征的,则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技术特征落入专利权利的保护范围,构成侵权。在一名称为“多功能程控拳击训练器”的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中,被控侵权产品比专利产品增加了升降功能。关于被控侵权产品增加了升降功能是否构成侵权问题,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专利侵权判定适用全面覆盖原则,因此在侵权判断时,被诉侵权技术方案与涉案专利相比是否增加了技术特征无需考虑。不论被控侵权产品是否增加了功能,只要其技术特征包含了你公司产品的全部技术特征就构成侵权。

北京义臻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 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19号华普国际大厦1510    电话:13911412299    
Copyright © 2019北京义臻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2047313号-4